澳门皇冠

血癌小伙不能实现的心愿:聚会 2逃鬼门关抗争到最后

来源:腾讯大闽网
2016-09-06

“妈妈,我的眼睛看不到了……”在家里,林浩躺在病床上喘着粗气,艰难地叙说着发生在自己身体的变化。他曾二度与死神搏斗。2016年8月20日,生命之火在他合上的双眼里,渐渐熄灭。

他曾经也是个平凡的25岁的年轻人,下班学车练车,准备着注册会计师考试,有时抱怨,但依然憧憬着未来。

他生前常写日记,记录抗癌心声。其中一句是这样写的:“护士上辈子都是容嬷嬷变的,把我当紫薇了,天天扎针扎到手肿。”

两度搏斗 曾经看到一线希望

病魔夺走了林浩三分之一体重、25岁为自己打拼的生活、200万的医疗费用……林浩家庭原本步入正轨的生活,都从2015年4月25日,被确诊急性淋巴细胞白血病那天起改变了。

林浩的父亲坐在自家居民楼的楼梯上,眼神还有些茫然:“(儿子)总要坚持自己爬楼梯……我每次想起来,都觉得很难受。”

上楼梯时为什么不让家人扶一扶?林浩曾经说过:“锻炼一下总是好的……我也想向家人证明,这事情,我可以自己来。”

去年11月林浩和病友同时进入造血干细胞移植(俗称“移髓”)仓治疗。协和医院主任医师杨婷告知林浩父母,依据临床经验,除非奇迹发生,孩子才能挺过来。十多天后,奇迹确实发生了。

熬过化疗放疗、千辛万苦配型“移髓”、经过身体多个器官排异,如果肠道排异没有失败,只要再过1年,林浩就能进入维持治疗阶段,回归常人生活。

病室中的拉锯战:要不要继续治疗?

父亲说:“他一直都是个懂事善良的孩子,一直为家里着想。”治病,几乎花光了父母卖房准备的2年生活费、医药费。

大病之初,他曾私下里问医生诊疗费,担心自己成为本不宽裕的家庭的重负;在治疗过程中,他一次次看着父母满怀希望地掏空自己,又满脸憔悴地垂下头,他不止一次央求放弃治疗;在生命最后阶段,他仿佛有预感般,笑着对前来看望的同学同事说,“我们来个合影吧。”

林浩与血癌搏斗的过程中,经历了正常人无法感同身受的苦难,他曾在移植骨髓后严重感染,在今年6月份又发生了肠道排异。全身皮肤多处淤青,胳膊因为长期输液一移动就会痛,如厕伴随着大量出血……

医生无心地说出:“林浩,你想不想回家?”父母笨拙地掩盖,但敏感的林浩依然捕捉到什么。独处的时候,他直接了断地问:“医生,你上次说的话有什么意思吗?”

林浩父亲说,对孩子隐瞒病情,是他们人生中最大的谎言。但如今的我们并不懂病重的林浩当时心里了解到了什么。而他总是让人感觉到温暖与放心。

网友捐助32万元 没能让他获救

从确诊到逝世不到一年半的时间里,林浩与其它病人一样,成为病房里、移植仓内与外界隔离的一座孤岛。爸妈日夜陪伴鼓励,但病魔驱散不走的阴影和经济重担仍使其身心俱疲。林浩发病半年,200万的治疗费就已消耗殆尽,家里欠债几十万。幸好就职的公司雪中送炭,送来一笔救命钱。大闽网发起2次捐助,32万元爱心款一度让他感受到网友的信心。

同学,同事们,网友们,一波波向孤岛聚集来的爱心。坚强的林浩掷出“心愿瓶”,为自己转发捐款链接,而朋友圈的人不单给予了金钱上的支持,还建了个微信段子群,说些自己遇到的有趣的小故事,为林浩长期桎梏在病房里的生活增添一抹亮色。如今林浩的父母仍欠债,但面对有心人的帮助,对命运的怨似乎也得以稀释。

笑中带泪 写抗癌日记为自己减负

林浩生前有一本抗癌日记,他常用布满淤青的手执起笔,写下抗癌日常的只言片语,其中有许多带泪的笑点。林浩坚持用这种方式鼓励自己,直到他看到几条质疑他博取同情的留言,抗病日志才中断了好几天。

8月20日,林浩在家中逝世;8月24日,林浩的遗体火化,而这本静静躺着,触手可及的日记,依旧向生者昭示着来过的生命,曾以这样的形态存在着:

“我在仓里发烧了,要加油。”

“爸爸的骨髓拿过来了,马上要输入了,加油。”

“今天主任查房说我耳朵很大,有福相。肯定会福如东海长流水,寿比南山不老松。”

林浩在生命的最后时刻,念叨着:“什么时候能跟高中同学们聚一聚啊。”。其实这个聚会下线下一直筹备,而他终究没能等到。


0.0683s